新聞回放:近日,一段阜新“官員不雅視頻”被曝出,當事男子、阜新市園林管理處副所長葉某在修鞋店內與一女子有親密動作。阜新市園林管理處紀委回應:“涉事者葉某已被免去副所長職務,降為普通員工,並要求其停止與王某的一切往來。”
  被免副所長覺得:“她說和丈夫離婚了,我這事兒出得窩囊。”
  女子丈夫郭某說:“葉某破壞了家庭,嫌處理過輕才發視頻。”
  律師則認為:“擅自發這種視頻也是侵權,葉某有權依法主張權利。”
  首次報道題目:《阜新一副所長與他人妻調情被免》
  本報訊(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記者 王潔)連日來,阜新“官員不雅視頻”網絡熱傳,使得涉事官員和修鞋女子陷入輿論旋渦。
  修鞋女子的真實想法是什麼?她為何選擇一走了之?
  “是我騙葉哥說離婚了,真心對不起”
  記者:事發後,你為什麼採取逃避的方式?
  王某:郭老三(王某丈夫)把事鬧大了,可把葉哥給害慘了,我沒臉見人家,也沒法給父母解釋什麼,更沒法面對把15年夫妻感情忘得一干二凈的丈夫。現在自己只能出來打工過日子。
  記者:你出走後,丈夫或葉某是否聯繫過你?
  王某:7月16日,我跑到沈陽的一家飯店打工。他們都有我新換的電話號碼,郭老三從沒打過,葉哥的女兒倒是給打過一個電話說:“王姨躲也不是那回事,回來給郭老三說說吧,可別折騰我爸了。”我當時回去找了丈夫,可他的態度就是:“要20萬元,別的沒得談。”
  記者:你對丈夫網絡傳播不雅視頻的做法是什麼看法?
  王某:我想不到他能做事這樣絕,就算沒這事兒我們都過不了,這回真的沒有迴旋餘地了。其實是我騙葉哥說離婚了,因為這事兒人家被撤職實在不應該,我是真心對不起人家。
  記者:對於目前的事態,你有什麼想法?
  王某:我要站出來,說明葉哥是被騙了,我要跟丈夫離婚。
  “我們挺投脾氣的,是我追求的葉哥”
  記者:你和葉某的感情是如何建立起來的?
  王某:2005年,我在小藍橋附近開修鞋店,葉哥總來擦鞋。我家庭不幸福經常跟葉哥念叨,他總是開導我,平時彼此都能說些知心話,挺投脾氣的,我們倆挑明關係後就處了半年左右時間。
  記者:是葉某追求你,還是你追求的他?
  王某:是我追求的葉哥,我也是追求自己的幸福。葉哥妻子在2012年患肝癌去世了,一直獨身。我看他這人挺好,挺實在的,有責任心,我也尋思40來歲的人了也該為自己考慮考慮了,就在2013年春節的一天,葉哥來店擦鞋時,我大膽地對他說:“我的下半生就托付給你了。”
  記者:葉某同意你們之間關係時是否知道你的婚姻狀態?
  王某:當時,葉哥沒敢相信我的話,還開玩笑地說:“別鬧了,你有家庭,咱們是不可能的。”可我騙他說,我都離婚了,有啥不行的。當時,葉哥雖然聽我說和丈夫已離婚了,可他只是沒有表示出拒絕的意思。
  “丈夫查到監控錄像,葉哥才知道我騙了他”
  記者:你認為與葉某之間是什麼關係?
  王某:我們應該是一種正常的戀愛關係。
  記者:葉某對你說過他的想法嗎?
  王某:在我的追求下,葉哥也默許了,他對我說過,通過這麼多年的接觸,自己也認為我和他的妻子挺像的,實在、能幹,心靈手巧,在我的身上能找到已故妻子的影子。
  記者:你們之間關係是否公開?
  王某:沒有,只是葉哥經常來店里,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在相處的半年時間里,我們倆從沒一起公開上過街,只是彼此多了一些照顧。
  記者:你和葉某有沒有想下一步的發展?
  王某:沒有。只是處處看,該到一塊兒的時候再說。
  記者:葉某知道你和丈夫沒離婚後的態度怎樣?
  王某:6月5日,丈夫查到監控錄像後,他第二天就找葉哥討說法,這時葉哥才知道我騙他已離婚的事兒。當時,葉哥挺生氣地找到我說:“你這不是在坑我嗎?”後來,我們再也不敢聯繫了。
  “後悔沒辦離婚就追求葉哥,不能再給人家添麻煩了”
  記者:你和丈夫郭某是自由戀愛還是經人介紹的?
  王某:1998年經人介紹認識的,1999年,我們辦理了結婚。
  記者:小藍橋附近的修鞋店是你們夫妻經營嗎?
  王某:不是,開始是我倆乾的,2011年,丈夫又在東苑小開了一個店,我倆一人一個。
  記者:丈夫是什麼時間發現你與葉某的關係的?
  王某:6月5日,他懷疑我的一塊手錶是有人送的,就去鞋店查了監控。丈夫知道這事兒後,對我倒是沒咋地,氣兒都出到了葉哥身上。6月16日,我覺到和丈夫實在沒有再過下去的可能了,就上法院提起了離婚訴訟,當時,法庭第一次調解,丈夫的態度就是,不同意離婚,給20萬元再說。
  記者:你認為丈夫提出的20萬離婚費是否有針對性?
  王某:讓我給他20萬元是不可能的,可他的朋友讓我找葉哥商量。
  記者:談談你的下一步打算?
  王某:我現在就是後悔,在沒跟丈夫辦完離婚就跟葉哥走在了一起。我就等著法院判決,不行就起訴離婚。現在葉哥單位處分要求跟我斷絕一切來往,我不能再給人家添麻煩了。就算自己為追求幸福,傷害了葉哥吧。
  ■律師觀點
  婚姻存續期間
  與其他異性有不雅行為
  是對婚姻不忠誠
  作為網曝阜新“官員不雅視頻”的當事人,其行為是否觸犯了相關法律?
  昨晚,遼寧安行律師事務所律師徐治國表示,目前,當事人的行為表象是視頻中所呈現的不雅行為。就其而言,法律沒有明令禁止,不屬於法律調整範圍。
  徐治國說,對於婚姻存續期間王姓女子來說,其與丈夫以外的異性發生不雅行為,是一種對婚姻不忠誠的表現。作為官員葉某來說,其作為喪偶的男性有追求愛情的權利,但前提是不得在明知他人婚姻存續期間或以明確破壞他人家庭的形式尋求愛情。
  徐治國說,就其不雅視頻內容來說,當事人具備婚姻過錯行為,不具備第三者的構成情形。作為法律意義的婚姻第三者是其長期固定與婚姻存續期間的異性一起共同生活,但當事人葉某在其他證據證明的情況下,其不構成婚姻第三者,故不受法律調整,不承擔相關民事責任。
  遼寧安行律師事務所律師馬翠麗認為,作為特殊身份的葉某完全具有申辯的權利,王某說已離婚了,葉某過錯僅是聽信了王某的說法,沒有核實其真正的婚姻狀態,葉某的行為並不違法。
  有線索歡迎上新浪微博@華商晨報-阜新
  阜新新聞熱線:18624077303  (原標題:後悔沒離婚就找葉哥)
創作者介紹

gellan

bd01bdehr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